站内搜索:           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中共山东省委党校
您当前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> 校园文化 >> 正文
夕阳红胜火
发布时间:2019-07-29     来源:信息技术部     作者:葛泉滋    编辑:信息技术部    审核人:翟霞    访问量:

在山东省委党校,有一位传奇般的革命老前辈。她不仅高风高德,而且高迈高寿,是全校唯一健在的百岁寿星。她是上个世纪三十年代金陵大学文科专业的高材生,她是新四军早期屈指可数的女战士,她是开国之初军区大院唯一配发呢子军服的女性团职干部;她的两任丈夫均为革命壮烈牺牲,她孤身一人把几个儿女抚养成才,她从部队转业以后三请降薪,自愿享受普通的工资待遇。她作为老党员、老同志,还是将军夫人、烈士遗属,始终不忘初心,永葆本色,担当使命,一生不悔。她,就是已经年逾103岁的“三八式”革命老干部周泽同志。

多年来,因其谦逊低调,自律甚严,她的非凡经历和高尚品质长期鲜为人知。今天,让我们踏着永不停歇的时代年轮,叩开尘封经年的历史记忆,去追寻她那充满坎坷的光辉足迹,从中汲取接续奋斗的巨大动力。

从戎女儿身

1916年3月,百花盛开,万木葱茏。周泽出生在六朝古都南京一个衣食无忧的殷实人家。她自幼聪慧,勤奋刻苦,品学兼优,名列前茅,1935年18岁时考入大学深造。那个年代,“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”,“鲤鱼跳龙门,一跃定终身”。读大学、求知识、寻出路,读的是人生前途,求的是进身阶梯,寻的是立世之道。在一个文盲充斥的国度里,成为一名大学生,无疑是人间精英,天之骄子。况且,周泽就读的这所学校,地处民国首都,是中国成立较早的一所国立大学,对学生的要求极高,各项活动十分正规,师生皆需正装出席,庄严稳重,讲究礼节,充满了仪式感,让学生深受鼓舞和震撼。进入这所大学的周泽,如鱼得水,前程似锦,在一片安详的氛围中,转眼读到大三。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。正当她将要升入大四、面临毕业冲刺的时候,1937年7月,卢沟桥事变爆发,全面抗战开始了。由于国民党反动派奉行不抵抗政策,弃城丢地,一路溃逃,日寇的气焰更加嚣张,烧杀掳掠,大举进犯,占平津、过黄河、陷徐州,不到三个月,直逼南京城下。这一切来的是这样突然,让莘莘学子猝不及防。

这时,中共中央向全国发表了号召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宣言,大声疾呼:“全国同胞们,平津危急,华北危急,中华民族危急!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,才是我们的出路。”这一宣言,像战斗号角,鼓起全民抗战的斗志和勇气,周泽深受感染,热烈响应,但也面临艰难的抉择。是啊,人生要诀,重在选择。选择决定方向,方向决定成败。关键时的一步两步,往往决定一生的走向和质量。到底是崇高还是卑微、是光明还是灰暗,就全看自己的选择了。这时,有些同学选择出国,加入留学行列,跑到国外寻求出路;也有些选择内迁,远足西南边陲,偏安一隅勉强上课。她该怎么办呢?一边是自己的前程,一边是祖国的安危,何去何从?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,她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后者:中断学业,奔赴国难。她说:一个中国人,一个大学生,在民族危亡之际,要为自己的国家做点什么。总不能为一己私利而苟且偷生,眼看着大好河山任人宰割啊!于是,在南京沦陷的前夕,她与家人最后一批撤离,乘船西上武汉。这时的武汉,是中共中央长江局的驻地,八路军办事处也设在这里,周恩来、董必武等在此领导着抗日救亡运动,理所当然的成为进步青年投身革命为之向往的地方。周泽甫一到达,便积极投入救亡宣传活动,并很快与党取得联系,加入了革命队伍。组织上看她文化底蕴深厚,分配其做抗日宣传工作。能够成为一名光荣的抗日战士,救国之心得以实现,让周泽热血沸腾,斗志高昂,好像获得了新的生命。她起早贪黑,日夜忙碌,刷标语、撒传单、搞演讲,无论多累,从不叫苦,受到领导和同志们的一致好评。

战地黄花香

毕竟,战争是残酷的,革命是有危险的,完全比不了校园的花前月下,更不要说家庭的温馨安逸,对于一位温柔的女性来说,无疑又增添了几分艰难。故而,西方有句话:战争让女人走开。但在周泽看来,既然以身许国,何论男女性别,不是战争让女人走开,而是女人要冲上疆场。中国自古就有花木兰从军、穆桂英挂帅,西方也有南丁格尔这样杰出的女性。特别是当她读了邓颖超发表的关于妇女运动的文章,其中提出“中国妇女是抗日救国的重要力量”。备受鼓舞,士气大增。在严酷的斗争环境和紧张的工作磨练中,周泽一改文静优雅大家闺秀的模样,呈现出泼辣豪迈坚强干练的战士风采。

她所投入的首场战斗,是街头宣传。在郭沫若领导的第三厅指导下,组成了抗日剧团,在武汉街头演出著名的活报剧《放下你的鞭子》。周泽是文学院出身,学的是西语系英文专业,从未学过表演,心想宣传也是战斗,不能知难而退,硬是不会就学,从头干起。加紧排练,强记硬背,很快就登台演出了。尽管演技不够,但是真情投入,前来观看的观众,挤得里三层外三层。随着剧情的发展,演员的泪水和观众的哭泣交织在一起,震耳的口号和激昂的对白汇聚成合声,真是台上台下同仇敌忾,或军或民群情振奋!此时,演的不只是在演,看的也不只是在看,大家都沉浸在救亡图存抗日杀敌的爱国情怀之中。街头演出大获成功,取得了意想不到的动员效果,有力配合了部队的前线作战。

随后,周泽被党组织派往安徽的歙县和江苏的宜兴、溧阳、武进一代,深入当地群众,开展抗日救亡。在这个时期,经过两年多的锻炼和考验,周泽逐步褪去年轻学生的青涩和知识分子的矜持,在思想上政治上工作上成长成熟起来,得到党和同志们的一致认可与肯定,党组织向她伸出了温暖的手,1940年8月,是她终生难忘的日子,她在紫砂之都宜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这是周泽人生之路的又一次质变,又一次飞跃。24岁的她,如果说这之前只是一个充满救国之情的热血青年,而此后,她就是一个筑牢理想信念的无产阶级先锋战士了。

入党后,她更加谦虚谨慎,老练稳健,工作努力,作风扎实。1941年冬,周泽又获新的任命,到中共太滆特委主办的《太湖报》担任记者,主持采编工作。这是在当地具有较大影响和战斗力的一份报纸,以宣传抗日、团结抗战为宗旨,密切配合我党领导的抗日救亡斗争。她每天忘我地工作,夜晚收听新华社的广播,接着联系当地实际和当前形势编写稿件,与另一名编辑研究定稿后,马上动手刻写蜡板,裁纸油印,天亮前就拿出了新一期的报纸。高效率的工作,让《太湖报》更加出色,发行量由几百分增加到两千多份,读者由太滆地区的党政军,扩展到社会上的抗日团体和民主人士,在党内外产生了广泛而热烈的反响。当时恰逢“皖南事变”,《太湖报》立即发表社论,揭露蒋介石反动面目,表明我们党严正立场。同时,大力宣传我党抗日主张、“三三制”“双减”政策,巩固和扩大抗日统一战线,还及时发布国际反法西斯战场的胜利消息。这使敌方人员也受到教育,私下阅读这张报纸,其中有的人受其感召主动向我方提供情报,足见《太湖报》的强大感染力。

火热的战斗生活,让周泽的青春时光丰富多彩,也让她的爱情之花灿烂绽放。就在她加入党组织的同年,与其革命的引路人、抗日救亡领导者任大可结为夫妻,并于次年生下了宝贝女儿。战火中的情感弥足珍贵,周泽尽享命运的恩赐。这里还要说明,周泽名字的由来,也颇有一番诗意。周泽并不是她的本名,她也不姓周而姓孙。当初参加革命时,为安全起见,开始改名孙静芝,后来干脆连姓也改了,随了母亲姓周。何以为泽?当时主要活动在江南水乡,人说江南鱼米乡,其实那里既无鱼也无米,而是片片沼泽,丛丛芦苇,满目荒凉。日寇纠集伪、顽反动势力步步紧逼,层层设防,不断扫荡清乡。我抗日军民经常潜伏在沼泽和芦苇之中,寻机打击敌人。就连印制报纸的工具,也要背着在夜幕中东躲西藏。这个泽字,既是对水泽之乡的真实写照,也是对这天然屏障的真诚感恩。多年后周泽给孩子们说:在那样艰苦卓绝的环境里,起了一个内涵颇深还有些浪漫的名字,如果没有一点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和文化底子,恐怕还想不出来呢。

伴侣双英烈

人遇大悲者,或一息尚存,万死不辞;或一败涂地,万念俱灰,盖因坚强与软弱之异也。周泽的革命生涯和爱情生活,既有过志同道合夫妻恩爱的幸福和欢乐,更有过阴阳两隔痛不欲生的苦难和悲怆。在无法想象的灾难面前,她用纤弱的身躯,顶住了泰山千钧般的压力;她用坚强的意志,驱逐了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。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,彰显出一个共产党人惊天地泣鬼神的伟大和崇高。

1942年初,是抗日战争最为艰难的关头。周泽的丈夫任大可,带领抗日军民英勇战斗在“反扫荡”的第一线。有一天,噩耗传来,大可同志不幸牺牲。周泽闻讯,一时惊呆,好像天晕地转,陷入深渊,怎么也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。这么一位精干的领导,这么一个坚强的铁汉,几天前还是谈笑风生神态自若,怎么能说没就没了呢?这时的周泽才25岁,她的革命道路才走出没几步,她的夫妻生活才掀开第一页,她的爱情结晶才不到一周岁!今后的路还长着哪!她就这样失去了丈夫,失去了家庭,失去了幸福,今后的日子还怎么过下去啊!不知过了多少时辰,在领导的安慰和战友们的守护中,周泽慢慢平静下来,明白了要革命就会有牺牲,为人民解放而死,死的光荣,死得其所。周泽强忍悲痛,咬紧牙关,决心以更加高昂的姿态投入战斗,为以身殉国的丈夫报仇。她把小女儿寄养到亲戚家里,打起行装,振作精神,随新四军独立二团上了前线。正如毛泽东同志所描述的那样:他们从地上爬起来,擦干净身上的血迹,掩埋好战友的尸首,又继续战斗了。

一年后,周泽由组织选派,进入苏南党校学习,同时发挥特长,帮助学校抄写材料、校对文稿,做些秘书之类的服务工作。在这里她结识了参加过万里长征的党校党委书记黄祖炎,并经组织和同志们热心介绍,与之相知相恋,建立了新的家庭。这让她那颗饱受创伤的心灵得到了安慰,让她长期颠沛流离的生活得到了安顿。尤其是第二年儿子的出生,更让这个革命家庭充满了欢乐和生机。也让周泽精神焕发,斗志更坚,她先后参加了苏北战役、莱芜战役、孟良崮战役,冲锋陷阵,多次遇险。有一次被日军包围,她和一些女战士把锅灰涂到脸上,打扮成老百姓模样,才侥幸脱离了险境。全国解放后,黄祖炎出任山东军区政治部副主任,由于主任空缺,他实际上主持全面工作,周泽也随之调任政治部秘书。夫妻二人都是老革命,战争时期打敌人不怕拼命,如今进入和平建设时期工作起来更是不要命。白天晚上都在上班,没有周末节假日,用他们自己的话说“24小时都是国家的”。

1951年3月的一天,一个更大的不幸发生了。当日军区文化座谈会举行闭幕式,黄祖炎发表总结讲话,随之举行地方文艺工作者慰问部队的专场演出。这时,一个混进革命队伍的敌特伸出罪恶之手,举枪指向前排就座的部队首长。“砰”的几声枪响,现场哗然一片,节目戛然而止,命案就此发生,一位首长倒在血泊之中,正是周泽丈夫黄祖炎。晴天霹雳!十年前的悲壮一幕,又在眼前重演。不,这一次更加突然,更加残酷,更加令人撕心裂肺!祖国已经解放,新中国已经诞生,大好河山已经回到人民手中,社会主义的一切美好已经展示在人们面前。然而,饱尝艰辛身经百战的黄祖炎,没有倒在冲锋陷阵的战斗前线,却在胜利的欢呼声中被敌特夺走了生命!他是建国初期牺牲的我军最高级别的一位将领!被后人称之为“开国大案”。

周泽顿时昏厥过去。

命运如此不公,让她连失丈夫。一个柔弱的知识女性,遭遇一次,已是塌天大祸,接连两次,可谓世所罕见。周泽所受打击之大,伤痛之深,是任何语言都难以形容的!

将军遇刺,国失栋梁。一纸急电,飞驰北京,传到党中央领导,传到毛泽东耳边。领袖震惊了,全国也震惊了。毛主席既为失去一位患难之交而痛惜不已,又为反动阶级的疯狂报复而怒不可遏。他放下手头的工作,亲笔代党中央起草通电,并在送刘、周等中央领导同志阅发的同时,专门指示总政主任罗荣桓、公安部长罗瑞卿,要亲自查办此案,“坚决迅速地杀掉一切应当杀掉的反革命分子”。

周泽醒来,环顾四壁,除了墙上挂着的黄祖炎依然笑容可掬亲切如初的照片,桌上摆着的连夜加班尚留体温的笔墨纸砚,再也听不到他温和的话语,再也看不见他稳健的身影。周泽一把搂住年幼的孩子,娘几个紧紧抱成一团。任凭泪水如雨,流淌在儿女一脸惊愕的稚嫩面颊;任凭呜咽如涛,翻腾在她一腔苦水的五脏六腑。只有对于亲人的爱,只有对于敌人的恨。没有一件额外要求,没有一句个人怨言。此时,她尽管只有35岁,但已经是久经考验的老党员老干部了,比照上一次的情感单纯,现在更多的是崇高的理想、坚定的信念和宽阔的胸襟,作为一种强大精神力量在支撑。信念的力量是无穷的。不然的话,即便是一位铁人,也会在残酷的情感撕扯中而灵魂崩塌,早就撑不住倒下去了。不然的话,作为尚在青春期的女性,独撑门户,一叶扁舟,漫漫岁月茫茫人海,含辛茹苦势单力薄,把几个烈士遗骨养大成人,那是寻常人无论如何也难以想象的。

这就是周泽!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,一个忠诚的革命战士,一个高尚的杰出女人,一个伟大的英雄母亲!

柔情担大义

青山埋忠骨,天地祭英魂。中国人历来崇拜英雄,十分看重英雄人物的后事安排,总会把墓地选在正大庄重之处,进而立碑建祠,寄托哀思,承前启后,昭示来人。黄祖炎牺牲后,安葬在济南四里山。

次年10月,毛泽东主席莅临山东视察工作。他在百忙之中,于27日上午,专程来到烈士墓前,神色肃穆,满怀深情,说:“祖炎,我来看你了。你安息吧!”随行的许世友等军区领导同志无不深受感染,潸然泪下。当主席得知此地还安葬着济南战役牺牲的许多烈士时,动情地说:四里山成为英雄山了。从此,这座山正式称为英雄山,烈士的墓地则称为英雄山烈士陵园。后来,人民政府在黄祖炎墓地原址修建了纪念亭,由著名山东籍书法家武中奇书丹,名曰“英雄亭”。如今,这里已经成为重要的红色教育基地。

此为后话。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之初,有关部门向周泽征求意见,打算把黄祖炎的墓地向下迁一迁,与一大代表王尽美、山东早期领导鲁伯俊等同志的骨灰集中安葬,以便后人瞻仰学习。周泽认为这是一件好事,但说到迁坟,不禁心头一振。多少年来,她梦牵魂萦,心灵所系,黄祖炎墓地,正是她灵魂的圣地,感情的归宿,支撑着她度过了多少孤独的不眠之夜和艰难的坎坷岁月,怎么能轻易去触动这块内心的伤痛!于是她建议,既然是扩建,其他先烈的墓可否向上安排。这个建议,未获采纳。答复意见是由于经费困难,这样开支会小一些。讲到政府开支,周泽知道,那是财政拨款,人民血汗,她还能说些什么呢?便明确表态“服从组织决定。”周泽也深知“逝者为大,入土为安”的传统道理,但她又一次委屈自己,在感情和理性之间,选择了顾全大局;在对待名誉地位问题上,放射出党性光辉。当时,孩子们已经长大懂事,充满对父亲的敬仰和怀念,对这个决定难以接受,周泽严肃地说:“你们的爸爸是为革命而牺牲的,他生前从来不争名和利,咱们后人也不要争,相信他的在天之灵是会理解的。”话是这么说,调整心绪难。在清明节她带孩子最后一次到原址扫墓时,依然悲痛难抑,强忍眼泪,颤动着的嘴唇居然一句话也说不出,鞠躬后只身离开,默默地走下山去。望着青松翠柏掩映间她那蹒跚的步履,飘散的白发,可以想见其内心深处是何等极度的悲苦和难以表达的哀思。不禁让人感慨万千,肃然起敬。

公仆百姓心

自古以来,名和利就像一对魔咒,纠缠着无数人的手脚而难以自拔,从而形成一个巨大的难题。沉沦其中者终受其害,挣脱束缚者独善其身。更有甚者,有的祭起“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”的信条,为不择手段攫取名利提供理论工具。真正能够打破这个魔咒,求解这个难题,正确处理名利关系的,是“以解放全人类为己任”的共产党人。周泽就是其中突出的一位。

对于荣誉,周泽看得很淡。

1955年部队授衔前夕,开始精兵简政,大规模裁军,女同志几乎“一刀切”,大都转业到地方工作。但是组织上考虑到周泽家庭的实际情况,决定让她继续留在部队。几个孩子得知这一消息,无不喜出望外,妈妈身着军装佩戴金色肩章,英姿飒爽,干练漂亮,既是家庭的荣光,也是对她个人的安慰。然而,周泽本人并不这样想。她看到除了医院、文工团这些专业机构,机关的其他女同志无一例外全部离队,心想自己尽管情况特殊,又是组织决定,但也不能忘记党员本色,接受特殊照顾。这次她做出了一个常人难以做到的决定:主动给组织打报告,自愿要求转业。周泽的报告得到批准,她脱下穿了将近20年的绿色军装,转业到地方组织部门,成为一名普通的机关干部。1964年11月,调入山东省委党校组织处工作,直到离职修养。

周泽的丈夫黄祖炎,如前文所述,生前是军区高级将领,死后是全军著名烈士。但她从未因此向组织伸过一次手,张过一次口,沾过一次“光”。况且,连应该得到的东西,她也毫不犹豫地放弃了。有一次,孩子们整理父亲的遗物,发现从未见到烈士证书,便去询问周泽,她回答“没去办过”。孩子不解,她又缓慢地说:“你父亲牺牲时,大家都很悲痛,加上工作忙乱,也就忽略了此事。而后我转业到地方工作,就再没给组织增添麻烦。”接着又补充道:“你们的爷爷、几个叔叔,也是为革命牺牲,可以说满门忠烈,他们也都没有烈士证啊。”这又是一件让人难以想象的事情。烈士证书,那是一个生命的象征,一位英雄的符号,又是一份崇高的革命荣誉,一份贵重的传家之宝,在周泽心里,更是亲人的化身。她怎么能不万分珍惜,永志难忘。但她又看得十分平常,更没想过从中得到什么。周泽的高风亮节,比之社会上个别伪造证书、欺世盗名的人,真是云泥之别。造假者的卑劣行径,既为世人所不齿,也更反衬出周泽的高尚和纯粹。

对于待遇,周泽看得很轻。

离开部队以后,周泽来到省委组织部任高教科副科长(相当于现在的处),行政15级,按照国家政策规定,保留部队原工资待遇,每月160元。不久,她听说自己的工资比部长还要高一些,内心十分不安。心想如果能与地方同级别的同志享受同样的待遇,反而会感到安然。于是便产生了申请降薪的念头。说到降薪,实在非同小可。此刻她的家里,有几个年龄尚小急待营养补充的孩子,还有一个来自农村帮助照管家务的保姆,全家的所有开销,都靠她一人的工资支付,应该说是比较紧张了。那时国家还不够强大,物资短缺,定量供应,一切都要凭票购买,老战友相互探望,送几斤粮票、油票,甚至豆腐票,就是很金贵的礼物了。然而周泽是一个坚定执着的人,认准了的事情一定要办到;她又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,对自己的要求有时到了几近苛刻的程度。尤其是她想到那么多先烈为革命献出了生命,不要说什么工资,连津贴费也没有。比比他们,作为幸存者已经很好了,应该知足了。想到这里,她又作出了一个让常人难以理解的决定:向上级申请降低薪金!降薪报告递上去了,未获批准。因为党组织了解情况,怎么能轻易减少她的正常收入?但是她的第二次、第三次降薪报告又接连递上去了。自愿降薪,三次报告。领导为她的真诚所感动,终于同意了她的请求。工资按地方同级干部,由每月160元降到80多元。这在今人看来,简直匪夷所思。我们谁都明白,君子言利,得之有道。对不义之财,固不可取,而正道之财,受之无愧呀。周泽怎么啦,连名正言顺应该得到的钱也自减其半!这就是周泽!一切从党的利益出发,一切为人民的幸福着想。宁可在工作上累着、生活上苦着,也绝不在心灵上飘着、在党性上空着。她的那颗金子般的心,总是在关键时刻放射出灿烂的光芒。

对于群众,周泽看得很重。

为了照顾孩子和料理家务,周泽从农村请了一位孟姓保姆。这位保姆早年丧夫,家境贫穷,但为人诚恳,干活利索,几年下来,与周泽一家建立了很深的感情。她的儿子、女儿也都在济南打工为生,没有城市户口,当然也就没有口粮,周泽便经常接济他们。进入生活困难时期以后,问题来了,本就定量很低的口粮标准,一头是身体正在发育成长的几个儿女,一头是根本没有粮食供应的保姆母子,这让周泽十分为难。如果辞掉保姆,负担可能轻些,当时许多人家都把保姆辞了。但保姆一家可就惨了,无依无靠,食不果腹,或许命都难保。两难之下,周泽毅然选择了担当,坚决地把保姆留了下来,并安慰她说:“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,我们能吃上一口,也会有你一口。”不仅如此,对待保姆的亲友,周泽也是慷慨仗义,出手相助。有一天,保姆的老家来了数人,蓬头垢面,步履沉重,全是长途跋涉后精疲力尽的模样,其中一个没说两句就晕倒在地。原来他们已经几天没有吃过粮食,仅靠野菜清水充饥。周泽见状,二话没说,立马吩咐保姆煮了一锅地瓜稀饭,蒸了两屉玉米饼子,让来人吃了一顿饱饭。周泽又向他们了解农村情况,知道了乡亲们当前的困境,听得两眼发红,哽咽无语。沉默了好一阵子,她到里屋取出10斤粮票、20元钱,沉重地说:“不多,带上救急吧,咱们共度难关。相信党和政府,今后好日子一定会有的。”保姆的亲友原以为能在大城市的大领导家里吃顿热饭就感恩戴德了,哪里想到患难之中遇上恩人还拿到了救命钱,一行人全都跪下了,喜极而悲,痛哭失声。他们心里明白,共产党里好人多,共产党与人民心连心,不然的话谁去理会这些“土包子”,更不会用牙缝里挤出来的钱粮资助咱们穷孩子!他们心里也明白,这世上人和人的确不一样,伟大与渺小、高尚与低俗、诚恳与虚伪,相隔并不遥远,只需一两件事就能分出高下,老百姓虽然文墨不多,眼睛却是雪亮!周泽的义举,不但雪中送炭,帮助困难群众,解其燃眉之急,而且让他们进一步认识到党的英明正确,坚定了穷则思变、建设家园的决心和信心。她不出家门,就做了十分有效的思想政治工作。

至爱慈母情

母亲的伟大,在于无私。

周泽是一位特殊的母亲,她为儿女和家庭奉献了特殊的无私。周泽的婚姻,既因完美的结合而大获成功,又因生死的别离而大为不幸。人们为其无比的坚强而击节赞叹,也为其惨烈的遭遇而扼腕痛惜。但人生总是美好的,爱情之门并未向她关闭,生活之路依旧畅通无阻。回想当年,35岁,团级职务,“三八式”干部,可以说一身诗意,满面春风,无论从哪个角度讲,她都具有充分的理由和优越的条件,去面对可供选择的极大空间。尤其是,时代变了,新生活正在向她招手。如果说封建社会三从四德、从一而终,那是无法抗拒的落后制度巨大压力下的无奈,而在新社会,男女平等,婚姻自主,已经完全拥有现代文明所赋予的自由。所有这些,周泽全都明白,只是她的选择又一次定格在坦荡无私。她以自己特有的坚毅和信念,抱定主意,独守终身,陪伴儿女,守望成长,把个人幸福完全置之度外,把全部生命交付烈士后代。从此开始了她漫长而艰辛的单身母亲生涯。这一迈步,义无反顾,勇往直前,走过了至今69年的风雨历程。年年月月,春夏秋冬,小草绿了又黄,黄了又绿;大地种了又收,收了又种。周泽那颗炽热的慈母之心,在孩子们的笑声中,保持着永远的活力和青春。

周泽又是一位纯粹的母亲,她为儿女和家庭奉献出了纯粹的无私。她的几个子女,皆为烈士遗孤,自幼没有得到父爱,没有象普通人家的孩子那样,享受过童年的欢乐。按说,解放了,安定了,生活好了,应该给些格外照顾,聊以补偿他们幼时失去的一切。然而,周泽既不这么想,更不这么做。她身为母亲,丈夫牺牲以后,把所有的爱都集中到孩子身上,加倍的疼爱他们,保护他们。日子过得那么清苦,她却活得那么坚强。她是在用伟大的母爱呵护孩子健康成长,在用自己的生命陪伴孩子学习进步。同时,她又清醒地告诫自己,对于烈士子女,更应严格要求,作出表率,成为继承和发扬革命传统的模范。三年困难时期,家里的粮食实在紧张,儿子想用母亲的工资,到市场上买点杂粮应急。周泽知道后,坚决不允。严肃地告诉儿子:我是共产党员,组织上有要求,不到万不得己不准到市场上买粮食,咱们决不能与更为困难的群众抢粮。儿子不解,她又解释说:“老百姓没有工资,他们更加困难,如果我们这些干部家庭到市场买粮,就会造成粮价上涨。群众会怎么看?还会拥护共产党吗?越是生活困难,越不能与人民争利,越要遵守党的纪律,越要维护党的威信。”就这样,整整三年,她家没到市场上买过一粒粮食,也没到高价商店买过一件用品,完全依靠国家规定的供应标准,咬紧牙关熬过了这段艰辛的日子。而孩子们再此过程中,耳濡目染,深受教育,幼小的心灵里扎下了红色的种子,成为日后成长进步的重要基因。

周泽还是一位忘我的母亲,她为儿女和家庭奉献出了忘我的无私。周泽在日常生活中始终保持着老八路的优良作风,勤俭节约,艰苦朴素,内敛低调,克己自律。计划经济时期,口粮实行定量供应,机关干部每月28斤,小孩子减半只有14斤,随着年龄的增长,孩子的饭量也在上升,因而常常入不敷出,寅吃卯粮,日子过得紧紧巴巴。三年困难时期,情况更糟,已经吃不上饱饭,孩子们出现营养不良,发生程度不同的浮肿现象。她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一时急的无计可施,而又要强,不肯向组织伸手求援。怎么办呢?只好自己节衣缩食,忍饥挨饿,一口一口,一点一点,积攒下来,补贴孩子。每到周末,她用手绢包好一小袋食品,有馒头、烤饼、地瓜,甚至还有几块小肉丁,带回家让几个孩子改善一下。这也是全家人最热闹最欢快的时光。然而时间久了,她一天天消瘦下去,眼睛失去了往日的光彩,秀气的面颊有些变形,两腿按下去就是一个深坑。冬天来了,她找出多年不穿的羊皮大衣裹在身上仍然冻得发抖。肚里无食,哪来的热量啊!孩子们见此状况,全都依偎在她的身旁,一个个流下了心酸的泪水。母亲带给自己的哪是馒头哪是饼呀,那分明是母亲的心血母亲的生命啊!

夕阳红似火

光阴荏苒,岁月匆匆。

周泽在顽强的奋斗中不觉渐渐老去,按照国家规定离开了工作岗位。离休以后的生活,平静而安详,闲适而快乐。儿女成才,四辈同堂,举家和睦,其乐融融。这艘闯过惊涛骇浪的小船,终于驶进了安全的港湾;这位历经艰难困苦的老人,终于享受到幸福的晚年。这让了解她敬仰她的所有人们,终于大大地舒了一口气。

在家居生活中,周泽身退心不退,离岗不离党,依然与党和人民心心相印,脉博相连,时刻关心和关注着祖国的建设和发展。她政治坚定,思想敏锐。每天读书看报,收看新闻,晚上7时的《新闻联播》,是她固定的“功课”。遇有党日、国庆、党代大会等重大活动,总是及时收看,认真领会,其中经典的语言都能吟咏出来。她乐观向上,阳光开朗。整日谈笑风生,从不愁眉苦脸,做人坦诚,处事透明,时时弘扬主旋律,处处释放正能量,给孙辈们讲革命故事,讲英雄人物,讲光荣传统。只要她出现在哪里,哪里就会有笑声;只要她的声音传到哪里,哪里就会有欢乐。她坚韧顽强,豁达宽容。敢于同疾病做斗争,一般的小毛病,从来不在乎。更不斤斤计较,纠结小事,不因鸡毛蒜皮而伤感情。偶尔听到刺耳的话或闹心的事,她总是淡然一笑,尽显长者的慈祥和智者的雅量。她粗茶淡饭,自奉节俭。“新三年,旧三年,缝缝补补又三年”,是她平日的“口头禅”,不枉花一分钱,不丢掉一粒米。她爱整洁,讲卫生,总是把自己打理得干干净净,有条有理,出来进去都是一位精致的老太太,把其完美主义的追求体现得实实在在。

2015年,周泽虚龄百岁,恰逢我们党成立95年。她回首往事,浮想连翩,深情地说:“我活到百岁已是庆幸,在耄耋之年,想为党再尽点心,做点事。”于是她再一次让人们惊讶,从自己工资中拿出6000元,上交特殊党费。并赋诗一首,题为《百年心愿》:

耄耋忆岁月,老来更恋晨。

昔日战凶顽,只唯主义真。

今圆中国梦,尤靠党指引。

任重征程远,老妪已黄昏。

捧上薪一把,略表寸草心。

诗以咏志,言为心声。字里行间那充满深情的感恩,孜孜以求的信念,语重心长的期盼,诚恳真挚的祝愿,集中地投射出周泽内心深处坚定的理想信念和高尚的道德追求。既是老人家作出的自我总结,也是赠与新时代的宝贵财富。

周泽光辉的人生,是一本大书,可供人们学习的很多很多;是一部宝典,给予人们的警示很多很多,其中最为核心的,可以说是两个字:信念。因为,人与人之间最小的差距是禀赋,而最大的差距是信念。

同志们、朋友们,请把周泽作为一面镜子,好好对照自己,究竟应该怎样去做,才能不负时代把握生命之舟呢!

古人云:仁者寿。

愿周泽老人福如东海之水,寿比南山之松!谨此,衷心地献上我们所有后来者崇高的敬礼!

(2019年7月1日于东校)

版权所有 中共山东省委党校(山东行政学院)
校址:济南市旅游路3888号  邮编:250103
网站编辑邮箱:dxbj@sddx.gov.cn
鲁ICP备0503511号